京劇大師周信芳臺上臺下的悲喜劇

  • 京劇大師周信芳臺上臺下的悲喜劇已關閉評論
  • 34,780 views
  • A+
所屬分類:百科問答

京劇大師周信芳7歲登臺獻藝,12歲起用“麒麟童”藝名出演老生,馳名天下,在舞臺上上演了一出出傳奇戲??;他在舞臺下,和裘麗琳小姐一見鐘情,演繹了一曲傳奇的愛情故事——周信芳的人生,從繁花驚艷到秋風蕭瑟,是時代的濃重投影,也是上海的歷史影像,讓我們在脈脈的溫情中感動,也讓我們在寒冷的時光里傷懷!

從神童到京劇大師

1920年5月,初夏的上海,四馬路上的丹桂第一臺戲院熱鬧非凡,人聲鼎沸,觀眾們坐滿了位置,都來看周信芳主演的《烏龍院》。

周信芳在劇中扮相

戲開場了,隨著周信芳扮演的宋江上場,劇院里頓時掌聲不斷。

劇情發展到殺惜的時候,全場觀眾屏息凝神,睜大眼睛盯著舞臺:

宋江回到烏龍院向閻惜姣要招文袋,閻惜姣要宋江寫下休書、按上手印才給他。

宋江不舒服,不過為了息事寧人,還是一一照做,然后伸手招文袋。

“到鄆城縣大堂給你!”閻惜姣突然食言,并且伸手狠狠地抽了宋江一記耳光。

宋江一愣,憤怒地還了她一記耳光,伸手一把扭住她的衣領。

兩人臉對臉地怒視著。

“我不給你怎么樣?你要罵我?你要打我?”閻惜姣耍賴而嘲笑地反問。

宋江忍無可忍,伸手到靴筒里摸匕首;他的手在顫抖,一時沒有摸著匕首。

“你敢拿刀殺了我嗎?”閻惜姣兇狠地說。

宋江這時摸到了刀,刷地抽出來,一刀刺上去,閻惜姣慘叫一聲,倒地而亡。

宋江想把刀插回靴筒,可是手一個勁地顫抖,無論如何匕首也插不回靴筒;他惶然地跌坐在地上……

周信芳的表演富有激情,做工細膩,特別是表現宋江殺人后的內心驚惶,那表演是真實動人,絲絲入扣,他還用夸張的歐美舞臺劇表情和動作加以呈現。

到底是周信芳,到底是“麒麟童”,演藝高超,非同尋常,臺下喝采聲大作,掌聲不絕。

人們由衷贊嘆:周信芳到底是神童!

少年周信芳

周信芳出生戲曲世家,自幼隨父親出入戲園子;5歲那年,母親教了他一段《文昭關》,不料他很快學會。父母非常高興,邀請陳長興老先生教戲。周信芳7歲隨父到杭州登臺唱戲,被人譽為神童。12歲時,他取藝名七齡童,到蘇州、鎮江等地演戲,后來因海報上的書寫失誤,把七齡童寫成了“麒麟童”,被人誤叫成麒麟童,從此他干脆就叫麒麟童,他創立的麒派名稱也因此而來。

人們贊嘆周信芳,還因為他博采眾長,還為他倒過嗓仍然唱得獨有特色,自成一家!

1908年,13歲的周信芳北漂到北京,進了喜連成科班,和梅蘭芳成為同學;他同時拜“伶界大王”譚鑫培為師。周信芳和梅蘭芳首次合作劇目是《九更天》,接著是《戰蒲關》。自從梅蘭芳、周信芳搭班演出,觀眾大增,臺下座位增至上千,一時有“生兒當如周信芳,娶媳當如梅蘭芳”之流行語。

上圖:周信芳和梅蘭芳同臺劇照 下圖:兩人在第一次文代會

在他技藝大進的時候,災難降臨了。周信芳15歲即1909年終,他嗓子壞了,童伶金嗓變得悶啞?!疤觳挥枰猿獞虮惧X!”周信芳暗自悲傷。他仍然好學苦練,清晨5時即起喊嗓,兩年后有所恢復,但嗓音已經沙啞。周信芳苦心鉆研,用喉頭發力,重吐沙音,用技藝精湛的戲份彌補嗓音的不足——他在舞臺上腔調蒼涼,如訴積恨,形成了酬暢樸直、遒勁渾厚的唱腔,創立了蒼勁悲涼的京劇老生的重要流派麒派。

《烏龍院》的成功,只是周信芳成功作品中的一例。1912年,17歲的周信芳“北漂”4年回到上海,就自編自演《王莽篡位》《烏龍院》《追韓信》《斬經堂》《徐策跑城》等,都受到了熱捧,風行一時。周信芳在丹桂第一臺演了8年,演出劇目達257出之多,其中新戲209出。他一生演過600多個劇目,演出11,000多場次,塑造了大量各個行業的人物,但演來絕無雷同,那出神入化的表演,成為中國京劇舞臺上的絕響。

越劇明星袁雪芬

“我強烈地感受到,他的表演真實生動,感人至深。他在臺上處處從人物出發,感情真摯飽滿,生活意趣濃厚,即便對一個細節的處理也是這樣?!?中國越劇泰斗袁雪芬如此評價周信芳的表演,“如《坐樓殺惜》中,宋江一宿醒來見天色已明,照一般程式來演不外乎雙手一揉,擦眼一看罷了。而周院長是一只眼睜開,一只眼閉著,讓人真切地感覺到一縷刺眼的光線由窗外射來。既很自然地交待了時間,又描繪出宋江睡眼惺松的意志。這個動作很有生活氣息,看似尋常卻達到了不是尋常的效果。過去京戲舞臺上,不少演員流于形式主義、唯美主義,講技巧而不講戲情,演程式而不演人物。而周院長與此截然相反,他那性格化、生活化的表演洋溢著現實主義的精神,給人在藝術上得到極大的滿足,確實是一位杰出的現實主義的表演大師?!?/p>

“自己兒時便是戲迷,第一次聽到周信芳的唱片便迷上了。麒派有一種讓人過目不忘的本事,走路也會想,時不時地就會哼出聲來?!摈枧蓚魅岁惿僭普f,“周信芳是一座高山,我們如今要做的是望著高山去攀爬,去真正體味、體現麒派的精髓?!?/p>

新郎帶著3個女兒舉行婚禮

1923年一天,18歲的裘麗琳小姐來到丹桂第一臺看戲,坐在第三排中間位置。

報上刊登的演出廣告

美麗的裘麗琳

裘麗琳是上海裘天寶銀樓老板的三小姐,父親裘仰山擁有茶莊和錢莊,可惜在她8歲那年就去世了;外公是蘇格蘭裔海關官員,娶了松江金姓女子生下了裘麗琳的母親瑪麗?羅絲。裘麗琳在家排行最小,上有哥哥和姐姐,可她最受母親寵愛。她住在上海市中心山海關路上的一座大宅里。裘麗琳皮膚白皙幾近透明,一雙大大的眼睛和挺立的鼻梁,像半個歐美人,新穎而典雅服飾,梳著時尚的“油條”發式,吸引了眾多的追愛者、求婚者。

閑話少說,不要妨礙裘小姐看戲,京劇《鴻門宴》開始了。扮演張良的周信芳一上場就吸引了她的目光。啊,好英俊好聰慧的男子漢??!

從那天開始,只要是周信芳演的戲,裘麗琳都要去看,禮拜天加演的日場,她也是早早地趕到戲院。

裘麗琳老是想念著那個張良,他的扮相,他的唱腔;晚上做夢,也只有周信芳的可愛面容。她開始打聽周信芳的一切:祖籍浙江慈溪,5歲時開始拜師練功學戲,12歲時起用“麒麟童”為藝名輾轉各地演出;已有妻子,不過已經分居。

不久,為了結識周信芳,裘麗琳精心策劃了一個張園慈善義賣會,并向上海的京劇名角發出邀請。那天,義賣會開始了,裘麗琳照管的無錫惠山泥人攤設在張園醒目的位置。她終于看見周信芳來到她的攤位前——由裘麗琳的哥哥也是京劇票友裘劍飛引領過來。

裘麗琳感到眼前真實的周信芳和舞臺上的扮相一比,顯得老土。不過,她還是激動得心要跳出來——就這樣,裘麗琳和周信芳認識了,并且很快,倆人開始悄悄地約會。

盡管“麒麟童”的藝名傳遍中國,但唱戲在當時被視為“賤業”,更何況他有妻室,周信芳和裘麗琳為了避人耳目,只能到偏僻的農村田間小路上約會散步,有時候選擇在寂無人聲的墳場約會。

沒有不透風的墻,周信芳和裘麗琳戀愛的消息被人捕獲,10來家小報用各種醒目的標題大面積報道。

裘麗琳的母親震怒了,想不到自己最寵愛的小女兒竟然和一個戲子戀愛!

她將女兒裘麗琳幽禁在閨房,不準她單獨離開大門;她推掉了所有應酬,整日在家看守著女兒。同時,她托人迅速為女兒尋找婆家。

裘麗琳的兄長裘劍飛在一品香飯店設宴,邀請了二十多位記者前來。他要求他們不再報道周、裘相戀的新聞。果然,報紙上報道周裘相戀的文章不見了。裘劍飛派人警告周信芳:與裘麗琳斷絕來往,否則將他趕出上海這個碼頭,還要向他“借只腳用用”。裘劍飛還特地雇了眼線日夜盯梢周信芳,嚴防他和妹妹來往。

將近半年,裘麗琳和周信芳沒有機會再見面??墒?,他們還是保持著聯絡——裘麗琳在家里悄悄地寫情書,托母親收養的一個親戚朱靈芝外出時投入郵筒;周信芳收到信后,派跟班在約定的時間到裘麗琳窗下的馬路上來回走幾趟,表示情書已經收到。

裘麗琳的母親高興了:有媒人登門,介紹了一位天津年輕人,他出身世代官宦,英國留學歸來,即將接掌龐大家產,有意即裘麗琳為妻。裘麗琳的母親瑪麗?羅絲當即應允這門親事,派人專程將裘麗琳的庚帖送往天津,然后帶回男家的定禮——一對金鑲翡翠手鐲和一只8克拉的鉆戒。

裘母開始為女兒準備嫁妝。

裘麗琳少女照

裘麗琳急了!周信芳更急!

一天中午,裘麗琳的母親瑪麗?羅絲正在打盹,裘麗琳穿著睡袍,趿著拖鞋,偷偷地溜出了家門。她坐上黃包車,直奔一位要好同學家中,這位同學立即通知周信芳;周信芳坐著出租車來到裘玉琳同學的家。

“離開上海!”周信芳果斷地說。

當天黃昏,周信芳和裘麗琳坐火車到達蘇州;周信芳繞開大旅館,找了一家僻靜干凈的小客棧將裘麗琳安頓下來,登記住宿時用的是假名。

“把門窗關緊鎖好,絕對不要走出房間!”周信芳臨走時再三叮囑。他連夜趕回上海,因為明天日場還有他的戲碼。

再說裘家發現“三小姐”不見了,裘劍飛立刻攜帶手槍率人直撲周信芳家,當然不見周信芳蹤影。他們四處追尋,在火車站問到一個“黑帽子”(票務人員),他說:我是京戲迷,剛剛將周信芳領到去蘇州的火車上。裘劍飛立即帶著人馬,找上幾個熟識的巡捕房包探,開著自備汽車,另外租了幾輛出租車,一大幫人馬浩浩蕩蕩地連夜趕往蘇州。他們到了蘇州,先在城內,又到城外,將各大旅館逐一搜索,結果一無所獲。第二天白天,裘劍飛接到了從上海打來的長途電話,告訴他“麒麟童”正在更新舞臺演《蕭何月下追韓信》。

這下,裘劍飛傻眼了。

裘麗琳在蘇州躲了兩個星期,悄悄地和周信芳回到上海,租了弄堂房子住了下來。

裘麗琳給母親寫了好幾封請求寬恕的信,但是毫無回音。

她擔心周信芳和自己生命受到威脅,就在上海幾家大報上,同一天登出了某著名律師的啟事:

本律師受聘于裘麗琳小姐擔任其法律顧問,本律師的當事人已經成年,依法享有法律規定之公民權利,任何人無權限制其人身自由和侵犯其合法權益,否則本律師將依法提起起訴……

裘家大怒,針鋒相對,立即在裘麗琳刊登啟事的報上,刊登和裘麗琳脫離關系的嚴正聲明。

以后,周信芳到外埠跑碼頭唱戲,裘麗琳始終陪伴在側。她隨身攜帶一把小槍,準備萬一周信芳遇到歹徒行兇,就對準那些壞人開槍。三年后,周信芳兌現了對裘麗琳的承諾,同原來的妻子、武旦劉祥云的女兒劉鳳驕正式離婚。

畢竟是血濃于水,畢竟是骨肉情深,裘麗琳的家人最終同意他們舉行婚禮,裘麗琳的母親還悄悄地給了女兒“6萬元整”的錢莊存折。

婚禮那天,新娘裘麗琳按照西方習俗,穿上了代表純潔并配以白色康乃馨的婚紗,新郎周信芳穿上了一件燕尾服,他們在四川路上的新亞酒店7樓舉行了盛大婚禮——他們的三個女兒那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參加了婚禮。

結婚照

婚后,裘麗琳用她的一生的愛滋潤著周信芳,她是他的知己、經紀人以及助手。沒有裘麗琳,周信芳的人生道路也會坎坷得多。

比如,1940年汪偽漢奸政府成立,日偽軍事和特務機關遍布上海,其中以特務機關“76號”最為令人聞而生畏。

一天,“76號”的頭兒吳世寶派人來請周信芳到“76”去唱堂會。周信芳找了借口拒絕了。那天晚上,周信芳照例上戲園演戲。開鑼前,幾個持手槍的人將他推進汽車,把他帶到了“76號”。兩個特務帶著他參觀了囚禁“犯人”的牢房,還看了放刑具的房間,然后放他回家。

裘麗琳大驚,趕忙將周信芳送到了一位老同學家里。她通過朋友找到吳世寶妻子佘愛珍求情,最后才將“唱堂會風波”化解了。為了表達謝意,裘麗琳幾乎拿出了所有的珠寶和一筆可觀的現款,酬謝吳世寶的妻子佘愛珍。

裘麗琳為了家全身心日夜操勞,小女兒出世,她就買下長樂路788號花園洋房,還特地為辟出周信芳的書房,他喜歡讀書。從此,周信芳全家有了寬敞如意的住所,生活更美滿了。

裘麗琳買下的洋房今貌

周信芳夫婦和兒女在一起

人生的晚景遭遇暴風驟雨

和許多名人一樣,1949年周信芳也面臨著人生的重要抉擇。

1949年春天,國民黨政府動員一批知名人士前往臺灣。此時,中共地下黨代表熊佛西來找周信芳,希望他留在上海。周信芳毫不猶豫,一口答應。

“作為一名京劇演員,觀眾都在中國大陸,我也要留在上海?!敝苄欧颊f。

上海新政權誕生了,周信芳的事業呈現出一片精彩。

1949年10月1日,周信芳獲得文藝界的最高榮譽,應邀登上天安門城樓,參加中華人民共中國的成立大典。1951年,他出任中國戲劇學院副院長;同年,為抗美援朝募捐飛機大炮,周信芳與梅蘭芳合演《龍鳳呈祥》,與蓋叫天合演《蓮花湖》,與楊寶森合演《搜孤救孤》;這年,上海舉行周信芳演劇生活50年紀念活動。1953年冬,周信芳以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副團長身份訪朝并演出。1956年,他率領上海京劇院赴莫斯科、列寧格勒等地演出。1958年7月,周信芳當選為全國戲劇協會副主席。1959年,他加入中國共產黨,同年演出《海瑞上疏》和《劈山救母》兩部大戲……

幸福的生活總是不能長久,突然,風云突變,周信芳面前狂風四起,風暴大作。

1965年11月10日,《文匯報》刊出姚文元文章《評新編歷史劇〈海瑞罷官〉》,批判周信芳1959年創作的《海瑞上疏》新編歷史劇。1966年5月26日,《解放日報》發表《〈海瑞上疏〉必須繼續批判》文章,公開點名批判周信芳。霎時,大字報像漫天飛雪一樣向周信芳撲來。

1966年5月一天晚上,周信芳和妻子裘麗琳正在家里說話。突然,上海京劇院的一個頭頭和兩個軍人闖了進來,宣布對周信芳實施隔離審查。

分手的時刻來臨了,周信芳吻著裘麗琳的臉,裘麗琳抬起臂膊勾住丈夫的脖子,兩人面對面地擁抱了一會兒,然后緩緩地分開。周信芳伸手撫摸著裘麗琳的臉和額頭和臉頰,說“麗琳,我走了,你多保重!”他下了樓被吉普車帶走了——這是周信芳和妻子裘麗琳的生離,也是他們的死別!

6月中旬,上海報刊大量文章批判周信芳,稱他是“反共老手”、“京劇界的南霸天”。

在批判的聲浪聲中,周信芳被押上卡車游街示眾,他胸前掛著“反動權威周信芳”的白色大牌子,“周信芳”三個字打了三個紅色的“×”。

8月22日,一群造反派沖進長樂路上周信芳家抄家。造反派亂打亂砸,用墨汁在墻上涂上“打倒周信芳”的標語。造反派把周信芳的小孫女玫玫一頭短發剪成“牛鬼頭”,玫玫從此驚嚇發瘋,后來被收進上海市精神醫院。

周信芳受難,裘麗琳作為“反革命家屬”也遭受株連。她被造反派拖上卡車,押到西藏路的一所中學,拖進一間空教室里。造反派掄著木棍和鐵管對著她一陣亂打,還把裘麗琳背到背上,然后像甩口袋一樣一次次地摔出去,鮮血從她衣褲里滲透出來——裘麗琳昏死過去,從此臥床不起。

1968年3月24日,裘麗琳的腎臟被暴徒打破,躺在周信芳書房里痛了整整3天,最后送到華山醫院。醫院說她是“反革命家屬”不能進房,讓她在急診觀察室外的走廊上躺著。三天后3月27日半夜,裘麗琳永遠地離開了周信芳,年僅63歲。她逝世前對哭泣的兒媳黃敏禎說:“別哭了,以后……Daddy……”她至死仍然牽掛著周信芳。

華山醫院

1969年,周信芳和兒子周少麟先后被釋放回家。家人告訴周信芳,裘麗琳正在住院,醫生不讓探望。周信芳并不追問,從此不再提愛妻名字,只是經常面壁而坐,痛哭飲泣。后來,周少麟看到報上大批夏衍和他的劇作《賽金花》,私下里對人說江青30年代曾經爭演賽金花。第二天,他就被拘捕,判處5年徒刑,押到安徽勞改農場服刑。

在遭受迫害的最黑暗日子里,周信芳對兒媳說:“我相信毛主席、周總理總有一天會把我的問題弄清楚的,我要好好地活下去,等待這一天的到來?!?/p>

周信芳有時輕聲哼唱《徐策跑城》的唱詞:“湛湛青天不可欺,是非善惡人盡知。善惡到頭終有恨,只是來早與來遲……”

周信芳《徐策跑城》劇照

1975年春節后,兒子周少麟刑滿釋放,周信芳還沒有來得及高興,就因心臟病發作住進了華山醫院。3月8日清晨6時,周信芳在華山醫院714號病房中去世。他在彌留中用微弱的聲音對親人說:“你們不用再騙我了,我早就明白了,你們的姆媽去了,她在等我!”

周信芳的遺體移出病房時,住院的病人紛紛走出病房,默默無語,有的含著熱淚,跟在后面送行。

3年后,1978年8月,中共上海市委為周信芳平反昭雪,并于16日舉行平反大會及骨灰安放儀式。1995年,裘麗琳、周信芳骨灰合葬在上海龍華烈士陵園。

再簡要介紹周信芳和妻子裘麗琳的子女狀況。

母親總是喜歡把女子留在身邊,可裘麗琳卻把自己的子女送往遙遠的海外。1947年,裘麗琳把大女兒周采藻送到美國留學,后來她定居住在美國東部馬里蘭州。求麗琳把二女兒周采蘊送往香港,后來她前往美國,定居在舊金山。1953年,三女兒周采芹才16歲,裘麗琳就把她送至英國倫敦皇家戲劇學院,周采芹成為該院首位華裔學生,后來定居美國洛杉磯好萊塢。最小的女兒周采茨留學美國和英國,最后定居香港,先后在洋行、豐田汽車公司市場部任職,后來進入演藝界,曾擔任香港電影金像獎評委。2003年,周采茨與丈夫回到故鄉上海居住,現在已經在上海逝世。

裘麗琳和女兒周采芹

裘麗琳和3歲女兒周采茨

再介紹周信芳裘麗琳的兒子。

長子周少麟向周信芳學習京劇,留在了上海。他古稀之年仍在上海收京劇名家陳少云等人為徒,傳承光大父親的麟派藝術。

次子周英華,1952 年,13歲被父母送往英國公立寄宿學校留學。他先研修了一年藝術,后又攻讀了兩年建筑,最后成為國際華人餐飲業老板。周英華長年居住在美國洛杉磯。

周信芳和大兒子周少麟

周信芳的小兒子周英華

子女的命運往往是父母人生的延續,和父母的命運息息相關。

當周信芳飽受迫害生不如死的時候,小女兒周采茨從香港到意大利羅馬尋找工作,在一家中國餐廳當服務生。一天中午,她在餐廳吃工作飯,有人進來用英文問:“Winnie在嗎?”周采茨回答“Winnie晚上才會來”后,突然發覺來人像是哥哥周英華,英語名字叫Michael Chow,于是就問他:“你是Michael Chow嗎?”來人說:“對啊?!彼f: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我是你妹妹!”來人茫然地端詳了周采茨,搖頭否認:“啊,No,No!”周采茨補充敘述解釋,周英華這才認出眼前的姑娘是最小的妹妹周采茨,他是從英國到羅馬來度假的。兄妹倆戲劇性地在異國他鄉相遇了,連續3天,周采茨待在哥哥住的酒店里,兄妹倆不停地談論父母,不知道他們在中國的命運近況如何,他們不停地哭泣……

1982年1月,周信芳裘麗琳的三女兒周采芹回到了上海,她緩緩走到父親周信芳書房門口,就停住了腳步,當年她就是在這兒和父親在告別的。她看見書房里空空蕩蕩,只有一張書桌、一把椅子,墻上掛著一張父親的大幅照片,周采芹在父親的遺像前長長地跪下,熱淚噴涌而出……

“我們家6個孩子,5個都避過了‘十年浩劫’。為什么?因為姆媽一直覺得會有一場很大的浩劫等著這個引人注目的家庭,她沒有辦法。她畢竟是紛繁復雜的舊社會里的過來人,人性她還是很清楚的?!敝懿纱脑诨貞浳恼轮羞@樣寫道。

周信芳女兒周采茨

周信芳遇上一個好時代,當年上海是中西文化交匯的窗口,北方的京劇傳入上海十分繁榮,周信芳恭逢盛世,能夠他的才能就放射出一片光芒,成為一代宗師。

周信芳遇上了裘麗琳是幸運的,他們從私訂終身到生死相隨,那是一段燃燒著熾熱愛情的婚姻,那是一曲刻骨銘心的生死戀歌,男子幸遇如此女子,一生也值了。

不幸的是周信芳遭遇了“文革”,那是一個時代的罪過,最終釀成他人生的大悲劇。

人物檔案:周信芳

周信芳(1895~1975),1895年1月14日出生于江蘇清江浦(今淮安清浦),藝名麒麟童,中國京劇表演藝術家,京劇麒派藝術創始人。其代表劇目有《四進士》《徐策跑城》《蕭何月下追韓信》《清風亭》《烏龍院》等,其論著匯編為《周信芳戲劇散論》,另有藝術經驗記錄《周信芳舞臺藝術》。

1949年后歷任中國戲曲研究院副院長、華東戲曲研究院院長、上海京劇院院長、上海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、中國戲劇家協會上海分會主席等職。

1975年3月8日逝世于上海。

周信芳17歲時(1912年),在山東煙臺與武旦劉祥云之女劉鳳嬌結婚,他們生有一子兩女,長子周丕承,長女周采藝,次女周采蘋。

1943年夏天,梅蘭芳和作家范煙橋等人在上海發起成立甲午同庚會,邀請戲曲家周信芳、作家平襟亞、畫家吳湖帆、實業家尤懷皋等人參加。他們都是50歲,屬馬,總共20人,加起來年齡正好1000歲,所以該會也稱“馬會”和“千歲會”。

這年中秋節,同庚會在戈登路上的自由牧場舉行第一次集會,與會者互贈禮品,大多為扇子、墨盒、畫卷、印章和筆硯等;周信芳專門畫了20把扇子分送會友,他畫的蘭花、修竹和頑石,得到與會者的激賞。

周信芳1949年以前收的學生有程毓章、高百歲、王富英、楊寶童、李如春、徐鴻培和王少樓等10大弟子;1949年有沈金波、童祥苓、李少春、李和曾、曹藝斌、李師斌和張學海等人。

童祥苓排演周信芳的代表作《義責王魁》,把有些唱腔做了改動,當時受到不少非議。

那天,周信芳來看排練,童祥苓告訴周信芳,“大家說我演得不像您,因為我把唱腔改動了。王忠看見相府送來結親帖子,得知王魁負心時應唱倒板腔,我改為高八度了?!?/p>

“我要是有好嗓子也這樣唱?!敝苄欧键c了點頭,微笑著說。

周信芳這樣說,大家對童祥苓的非議頓時就消失了。以后,童祥苓出演《智取威虎山》演楊子榮。

歷史上的今天:

kdmin